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焦点头图

 
 
聚焦图片加载中...
 
 
 
 
 
 
 

【封面之路】如何让一套书的设计接近完美

2014-2-18 10:15:30 阅读2333 评论1 182014/02 Feb18

按:“讲谈社·中国的历史”中文版的面世,历时五年,五次调版,十套封面。个中滋味,责编最有体会,因此小编邀请责编分享封面设计背后的小故事,亦谨以此文,向我们的设计总监陆智昌老师致敬!

  “讲谈社·中国的历史”封面之路

  杨晓燕(理想国大众馆主编)

  大概是2011年 年初的时候,陆老师到公司来,我当时把手中的“讲谈社·中国的历史书系”中的一册拿给他,郑重地请他设计。他持书在手,把玩了一下,说,非常完美!无可挑剔!他的意思是,日文书无论开本、版式、内封、外封,都做到了极致。全书为很正的砖红色,明亮却不耀眼,很有中国味道,所有的卷用一种颜色统和,各卷用不同的图片相区别,该图片是本书所写断代的代表元素或器物。理想国中文版在开本上、内文排版上、设计思想上,都与原版有一脉相承的关系。

日本版书脊一览(不全)

日本版封面设计(04卷,06卷)

  在书的内文版式经历了无数风雨,N次痛苦的推倒重来后,正文做得差不多了,封面设计便提上了日程。2013年七月,在我等了近一年后,终于等来了第一稿:

第一稿,两套方案中的一种

第一稿出炉的时候,老实说我有点失望,与市面上的那些社科书区别不大。我们内部议论了一下,基本上就否决了这个方案。凌云(编辑总监)体贴地说,现在刚上班,先别发邮件给陆老师,你看他文件是夜里四点发来的,醒来一看,封面被否定了。你下午晚些时候发给他,我称是。

又过了一个月,陆老师给我发来了第二稿封面,共做了五套:

第二稿,五套方案中的两种,右侧一种几乎成为定稿

作者  | 2014-2-18 10:15:30 | 阅读(2333) |评论(1) | 阅读全文>>

木心遗稿:《海伯伯》

2014-2-14 15:20:36 阅读2443 评论2 142014/02 Feb14

  海伯伯在我家的地位颇为特殊,母亲称他“海哥”,佣人称他“海爷”“海老爷”,姑丈舅父来时,叫他“阿海”。一日三餐,他坐在男仆们的桌上,是上方首席。

  海伯伯似乎是我家的总管,却不尽然,至少缺乏总管的威严架势,精明指挥的才干。海伯伯是谁也不怕他的,厨娘忙不过来了,求他帮忙杀十只鸡,他便一只一只地杀。袖手旁观者还凉凉地插一句:

  “海爷大才小用了。”

  他似乎没有听见,杀完了,倒去问厨娘:

  “那你来得及推毛吗?”

  推毛者就是先把鸡浸在热水里,透了,就可将鸡毛拔净。

  海伯伯杀鸡,无疑是大才小用。他一身好武艺,先天体质极佳,山里人,原是庙里的小沙弥,确凿受过老和尚的指点,练过一番内外软硬功夫。常道是“半路出家”,他却是半路还俗,十八岁逃出山门,十九岁入赘成亲。这段往事,最好少提,海伯伯除了教人拳脚时会拉扯到当年练摆式的经验,平日里一贯武人文打扮,衣履雅洁,一卷在手。有时还考考我:

  “井字当中加一点,什么字?”

  我不识,他便道:

  “那是咚,一块石头丢在井里,便是咚。”

  此其一。还有许许多多怪字,不知从何搜来。黄昏的灯下,男仆们围满桌边,看海爷写一个,讲一阵,从瞠目不解到悦然大悟是这样的警捷,他们快乐非凡,认为海爷着实是满肚皮的才学,不比举人老先生差多少,举人老先生有多少份量他们是不知道的,他们喜欢比,这一比,真痛快!

  那灯下的学术研究,气氛之热烈,只有新年里的聚赌差堪比拟,阵阵轰笑,对我有难以抗拒

作者  | 2014-2-14 15:20:36 | 阅读(2443) |评论(2) | 阅读全文>>

目送

2014-1-24 16:53:25 阅读1924 评论0 242014/01 Jan24

  华安上小学第一天,我和他手牵着手,穿过好几条街,到维多利亚小学。九月初,家家户户院子里的苹果和梨树都缀满了拳头大小的果子,枝桠因为负重而沉沉下垂,越出了树篱,钩到过路行人的头发。

  很多很多的孩子,在操场上等候上课的第一声铃响。小小的手,圈在爸爸的、妈妈的手心里,怯怯的眼神,打量着周遭。他们是幼稚园的毕业生,但是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定律:一件事情的毕业,永远是另一件事情的开启。

  铃声一响,顿时人影错杂,奔往不同方向,但是在那么多穿梭纷乱的人群里,我无比清楚地看着自己孩子的背影—就好像在一百个婴儿同时哭声大作时,你仍旧能够准确听出自己那一个的位置。华安背着一个五颜六色的书包往前走,但是他不断地回头;好像穿越一条无边无际的时空长河,他的视线和我凝望的眼光隔空交会。

  我看着他瘦小的背影消失在门里。

  十六岁,他到美国做交换生一年。我送他到机场。告别时,照例拥抱,我的头只能贴到他的胸口,好像抱住了长颈鹿的脚。他很明显地在勉强忍受母亲的深情。

  他在长长的行列里,等候护照检验;我就站在外面,用眼睛跟着他的背影一寸一寸往前挪。终于轮到他,在海关窗口停留片刻,然后拿回护照,闪入一扇门,倏忽不见。

  我一直在等候,等候他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他没有,一次都没有。

  现在他二十一岁,上的大学,正好是我教课的大学。但即使是同路,他也不愿搭我的车。即使同车,他戴上耳机—只有一个人能听的音乐,是一扇紧闭的门。有时他在对街等候公车,我从高楼的窗口往下看: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眼睛望向灰色的海

作者  | 2014-1-24 16:53:25 | 阅读(1924) |评论(0) | 阅读全文>>

琼草隐深谷

2014-1-16 17:21:20 阅读1731 评论0 162014/01 Jan16

  赵蕤好端端一个诗酒之夜,教两个狎邪少年、不速之客给闹坏了,然而他并不懊恼。

  李白让他也有一种“闻蛩然而乍喜”的感觉,在山石径上踽踽行走的时候,听见了窸窸窣窣的回音。一抹念头绕心闹着,挥之不去。仿佛他在一夜之间得着了一个儿子;或者说,一个在精神上和他没什么两样的人;衷怀热切,满心自雄,天地世人皆不知,而亦不在乎除我之外还有天地世人。

  他原本没有子嗣,也不曾想象过要繁衍子嗣。他是赵氏一族离乡别殖的七支之一,生如野畜,死如薤露;惯看病苦,牵挂了无。数十年来所累积的学能、所充盈的知见,都将在数十年后还诸无言天地,他也从来不以为可惜。若是像那些士行中人所操烦罣念的一样:碌碌尘世一场,生不带来,老死何遗?堪说的是他还会留下一部著作。

  但是,也像是一种突如其来的召唤。李白那孩子,一条活泼泼的性命,和他正在一边修改、一边誊写的书多么相像?这个陌生之人,仿佛又让他有了留下点什么的异想。他推测,这孩子的一兄、一弟都依照时人之惯常,大约是在十四岁上离了家,出蜀航江,在李客的水路商队必经之处成立了门户,而他却浑浑噩噩地留了下来,游荡在故里市集之间。这浮浪子或许真读过一些书,但是离考功名、作学问的前途,相去简直不可以道里计。然而,这不正是造化时运所留给他的一块材料吗?

  先前他无意间叨念着这少年是“狂生”、是“太狂生”,而月娘却应之以:“狂生或要老来,才悟得这狂之为病。”—这话说的不正是赵蕤难以明喻的宛转心绪吗?他在李白身上看见了什么?不能说就是一般无二的年轻的自己,却可以是自己想要留在这天地世人之间的一个新鲜的足迹罢?

作者  | 2014-1-16 17:21:20 | 阅读(1731) |评论(0) | 阅读全文>>

收拾残片(下)——当故乡还是故乡的时候

2013-12-12 17:53:05 阅读1633 评论0 122013/12 Dec12

  《物语三千:复活平民的历史》  

  “砖墙斑驳,瓦片层层,这让我想到简单的生活,我对‘简单’情有独钟。”——当故乡还是故乡的时候,记录那些我们曾经使用过的老物件,讲述那些我们曾经熟悉的旧日生活。

搓麻绳的垫具(2005年6月 浙江宁海大佳何镇)

【陶质,筒瓦状。长23厘米、宽12—15厘米,这前窄后宽,正好扣在大腿上做搓麻的垫具。陶瓦形质的工具面上,刻有稍微凹下的图案,如篮子、散花、线条、圆点及边纹,起起伏伏、坑坑洼洼的麻面,正好又合于搓麻的涩性。您想呀,把几根麻纤维搓成细麻线,或把几股细麻再搓成细麻绳,手只有在涩性的瓦面上,向一个方向搓揉才能将它们绞合在一起。倘直接放在腿上干,没多长时间腿就受不了了。麻,是大麻、亚麻、苎麻、黄麻、剑麻、蕉麻等植物的统称。麻的纤维,是纺织的重要原料。棉、麻混纺织成的平纹布,叫麻纱,细麻布也称夏布,多用来做夏季的衣服。另外,工业或油画上用的亚麻帆布、亚麻布以及包装用的麻线、麻绳、麻袋均出自麻的编织。麻,自古以来就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植物,一位可靠的朋友。】

锥子、针葫芦、笸箩(2001年11月 燕京爨底下村)

【给普通平凡的事物,增加意义,也许这就是生活,就是生命。针葫芦,两截,插合为一体,存针的,使针不易散落丢失。木质。长11.5厘米。我们的奶奶,母亲,或是妻子吧,常有一个柳条或者竹篾等编织的笸箩放在炕头床边,里面盛着剪子、锥子、针线、顶针、零星的碎布头……所有缝缝补补的事,几乎全让她们包了。她们,真不容易啊!】

鞋形墨斗(2001年11月 燕赵古村落)

作者  | 2013-12-12 17:53:05 | 阅读(16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北贝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北京市 东城区 处女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公告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