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张大春:大部分国人还生活在中国文化的皮毛上  

2010-11-12 09:48:53|  分类: 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的《聆听父亲》和2009年的《认得几个字》在大陆出版后,台湾著名作家张大春迅速为大陆读者熟悉和喜爱,接连斩获“年度十大好书”、“30年30本中国最具影响力的文史读物”、“年度文化人物”等多个奖项。近日,张大春的短篇小说集《四喜忧国》和文学理论集《小说稗类》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近日,本报记者在北京JW万豪酒店面对面专访祖籍山东济南的台湾作家张大春。上午刚刚在“理想国年度文化沙龙2010”上与贾樟柯、小宝、梁文道、陈冠中、骆以军等知名文化界人士对谈了“期许一个华文文化共同体”,张大春还没有吃饭。出版社的人给他买来外卖,记者们请他先吃点,他豪爽地一摆手:“你们别管我啦,问问题就好!”
      之前一天的晚上,他在今日美术馆与季风书园创办人、专栏作家小宝对谈“风度与风趣”,说着说着就收不住闸,手插裤袋,随口引出一串嵇康、阮籍、柳永、苏东坡,把个平素能言善道的“宝爷”变成了配角。然而,面对记者时,他也会幽幽地一口气:“你知道吗,大部分中国人还生活在中国文化的皮毛上。”


      最早写作是为了谋生

      记者:您早年的成名作《四喜忧国》曾经与鲁迅的《呐喊》、老舍的《骆驼祥子》等经典作品一起入选《亚洲周刊》评选出的“20世纪华文小说100强”,如今这本书在大陆出版了,向大陆读者介绍一下吧。
      张大春:《四喜忧国》在台湾出版了两次,内容稍有不同。这次在大陆出,增加了一倍内容,不但包含台湾版的所有7篇小说,另外还增添了6篇小说。其中有1975年得到第九届“时报小说甄选”首奖的《将军碑》,1987年发表的《四喜忧国》,还有早期的《悬荡》、《鸡翎图》等。此外,我还专门为大陆版撰写了一篇序言《偶然之必要》。我在台湾26岁服兵役,28岁独居在乡下两年五个月,密集地写短篇小说和书评。因为我没有资格在报刊上写专栏嘛,写短篇小说就是为了维持生活。那是我最专注于写短篇的时期。最早的作品里,我很重视语言的实验性技巧,后来慢慢明白,实验性的技巧必须配以特定的题材,所有拆解出的元素都必须与题材契合,才有好的效果。

 

     我用古典诗词写减肥


      记者:您是台湾辅仁大学中文系讲师、News98电台主持人,写小说、写诗词、写文艺评论、练书法、读书……我们很好奇您的时间是怎么分配的。
      张大春:6点起床,7点送孩子上学,之后到14点半写作,15点到17点做一档说书的电台节目,一小时访问,一小时说书,17点接孩子,20点写到24点,准时睡觉。我喜欢有规则的世界,规则告诉你什么叫随心所欲。没有规则,不足以见证自由。所以我只写格律诗,我对我写的古体诗很自豪,把它们发在没有稿费的地方,比如古典诗词网站上面。我觉得,对于生活里使用的文字,我们一定要有好奇,一个字跟另一个字发生作用的时候,放在诗里会有各种迷人的效果。现代诗就没有规则,你怎么证明一首现代诗不是一篇散文回车键打多了变成的?我还用宋词词牌来写减肥、写电脑乱码,当然押韵方面会有点头痛,也还好啦!自己的记忆应该自己拥有
      记者:在散文集《认得几个字》里,您出过一组题,列出“识荆”、“谷驹之叹”、“水嘴”等10个词,各设四个选项,问其词义。看的时候,我几乎都没答出来。
      张大春:现在我自己还有一半会答错呢!这些都是传统文化的东西,但不会内化到我们的生活里,大部分中国人还生活在中国文化的皮毛里,没有进入到血脉和骨髓。所以那些动辄谈中国文化如何如何的人,最好先知道自己到了什么程度。在文化教养的过程里,重点不是答案,也不是单纯信息量的问题,而是能否刺激你提出更多的问题。我们总觉得在文化上面一代不如一代,这一代没有上一代有文化,上一代又没有上上代有文化。孩子们确实一代比一代懒和笨,因为年青一代太过于依赖网络了,相较于用网络搜索资讯,人们越来越缩减纸本书的阅读,这对文化的发展是有阻碍的。所以说我认为这是各国教育的一个盲点,应该制度性地防范资讯带来的教养缺失,教学生不运用搜索工具。
      记者:说到文化的传承,您在上午的“期许一个华文文化共同体”沙龙上,讲到联合国世界记忆名录和联合国世界遗产都是同一个逻辑的游戏。
      张大春:我自己是一个在语言问题上有极大焦虑的人,我常常觉得某一些字、某一些词,如果不依照古法运用,我就不能释怀。我知道我这是一种病态,跟现在时下常见的容忍各种语言的势力,哪怕不见得是知识界的人,相比起来我的宽容度太低。台湾在前几年发动了一个非常奇怪的运动,今年也发起了一个类似的运动,就是向联合国申请非物质遗产,繁体字要变成联合国认定的非物质遗产。今年台湾“文化总会”在马英九的授意之下,要申请甲骨文成为世界记忆,后来被打回去了。打回去的同时发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给予的回复是今年大陆已经申请成功的两个项目,一个是黄帝内经,一个是本草纲目,这两本书申请成为世界记忆成功了,你们的甲骨文不行,以后跟大陆合起来申请比较好。台湾很多历史学者说这是本末倒置,黄帝内经跟本草纲目是甲骨文的子孙辈,怎么可以让子孙辈变成被记忆的一部分,而祖宗却被忘记了?如果我们仔细去思索一下整个体制,我们就知道自己的遗产应该是自己保存,你向他人申请干吗?自己的记忆也应该自己拥有,怎么让你认可说我这个是世界记忆?我呼吁“文化总会”的人说,你们自己会里面那么关注甲骨文的人,你们看看能认出几笔甲骨字来,你再去申请让世界都来学习。这种迎合国际强权架构,而借之以获得某种利益也好,名誉也好,我觉得已经成为全世界很大的一个潮流和共同的趋势。比如说以入名为荣,以除名为耻,可是却不以为入名和除名是诱饵或者威胁,好像获得了联合国的认可就变成一个名义似的。

 

    把博客变成公共论坛的,在中国只有韩寒


    记者:您最欣赏的外语与华语作家分别是谁?
    张大春:在我心里的第一名永远是契诃夫,自古以来最会说故事的一定是马尔克斯,还有那个写《玫瑰的名字》的翁贝托·埃科我也很喜欢。华语作家里我最喜欢阿城,他的冷隽、从容无人能及。当然,还有王小波,王小波最早在台湾得奖,就是我把他选出来的,之后他在大陆才慢慢开始有了名气。我很喜欢他小说里的透视,哪怕看起来再庸俗、猥琐、卑鄙的事实,他都有巨大而温暖的同情。
    记者:昨天陈丹青在“想象下一个十年”论坛里反复表达对韩寒的欣赏,他说“应该站在这里的不是我,而是韩寒”。
    张大春:把博客变成公共论坛的,在中国只有韩寒。李敖为了捧他的儿子去骂韩寒没文化,那是他不要脸(笑)。知识不是公共论坛最迫切的需要,社会正义有没有实现,跟知识没有关系。
    记者:三十年来,您研究了大量小说创作规律,在进行小说创作时会有束手缚脚的感觉吗?
    张大春:《小说稗类》我自认为是一本蛮有用的书。一个创作者有不能不说的义务。所有的小说、诗词、书法、音乐,都有结构要求,音乐还有数学规律呢,那么你反省出的理论越多,掌握、了解的规律性的东西越多,就越知道突破点在哪里。大白话说,就是活人不会让尿憋死。不是很有技巧的小说就没有人读,也不是没技巧的小说大家就爱读。我认为武侠小说就是树立了纯中国叙事风味的现代小说。它的口吻、语言素质都是纯中国的。你看张爱玲、白先勇、朱天文、朱天心,都像是用中文写的西方小说,但武侠的可能性就大多了,它的朝代历史模糊,作者跟读者签订了“隐形的契约”。阿城的《棋王》就是最正宗的武侠小说。

 

    我的老家在天桥区朝阳街


    记者:《聆听父亲》里面,济南人能读出很多“济南元素”,比如小清河什么的。我们知道您是济南老乡,您老家在济南什么位置?您回来过吗?您是否从小就生活在父母说家乡话的语言环境中?这对您形成特殊的小说语言风格是否有影响?
    张大春:我要是能说出家乡话对我的小说语言风格的影响,我早写一篇论文到学院里骗钱了(笑)!1988年我第一次回大陆,总共待了五十多天,在济南待了有十几天。我的老家在天桥区朝阳街那里。我认为家庭熏染出的语感绝非教育体制能培养出来的,好的作家在家庭里的语言训练是很频繁的。我妈妈这一辈子从来没讲过一句“国语”,都是讲济南话,我爸的济南话跟我妈学的。我可是会讲正宗的山东话哦!想复制父亲给我的感动,没有成功
    记者:在《聆听父亲》里面,您跟您父亲的关系非常亲密。
    张大春:是的。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父亲跟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听了之后非常感动,后来我问我儿子张容,你最好的朋友是谁,他说那谁谁谁,他的同学。我说,哦,那排第二呢?他说那谁谁谁。一直问到第六七个,还没有说到我。我问他:那我呢?他说:你不是我朋友。我想复制父亲给我的感动,没有成功,呵呵。
    记者:接下来有什么写作计划?
    张大春:永远不要相信一个作家提出的写作计划。我有很多专栏,还有一些非时评性的文字,有的将来有计划性地会变成小说,有的可能会变成我的一些研究。

 

张大春:大部分国人还生活在中国文化的皮毛上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张大春:大部分国人还生活在中国文化的皮毛上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张大春:大部分国人还生活在中国文化的皮毛上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25425)| 评论(1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