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被卖国”的卖国贼  

2010-06-23 09:13:17|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个卖国贼的另一面
徐庆全 《中国新闻周刊》 第469期

    中国曾有过“良史”传统。班固在评论司马迁的《史记》时说“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故谓之‘实录’”,说的是这种传统;“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是文天祥所歌颂的良史节操,说的也是这种传统。东汉哲学家王充将这种传统高度地概括为“誉人不增其美,毁人不益其恶”,至今仍被史学界所津津乐道,并被认为是写史的基本准则。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一种传统被一再强调,往往是这种传统一直受到挑战或被弃置。唐人刘知己在《史通》中谈到“直书”问题时,曾引用一首汉代民谣来说明直笔写史的不易,即“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说明从古以来,史学家能否直笔写史,多半是由政治生态环境所决定的。近代以降,尤其是当一种意识形态服务于一个政权时,史学更成为政权的服务工具,比较极端的是“文革”时期的史学界。“文革”以后,“拨乱反正”“恢复历史本来面目”等等口号逐渐深入人心,虽然“曲如钩”逐渐抻直,但能“直如弦”者还是寥寥。正因为如此,张鸣新书《北洋裂变:军阀与五四》就值得为人所看重。

  晚清、民国史人物,因距今未远,与今天的历史联系比较多,故其评价问题也普遍受到关注,尤其是关乎“五四”的问题,更为人所重视。

    “五四运动”的一个重要情节,是火烧赵家楼。赵家楼是曹汝霖的宅子,烧了是爱国;痛打章宗祥,也打得好,因为是汉奸;还有一个陆宗舆逃脱及时,没受什么损伤。曹汝霖、章宗祥和陆宗舆,在当年被称为卖国贼,直至今天,史书上也是这么说的。张鸣怎么看?他认为,三人在“五四”成为靶子,说他们与日本鲸吞中故宫的二十一条有关,可是,在历史档案中,时为外交次长的曹汝霖和驻日公使的陆宗舆,与二十一条阴谋并没有什么关系。进一步讲,这三个人背上卖国恶名,实在是“被卖国”的。理由是,自晚清以来,担任外交官者,一般都难逃卖国的罪名。有道是“弱国无外交”,处在第一线的外交官,妥协就等于卖国;不妥协,又堵住了国家的路。

    曹、章、陆三人,就这样在两难之中“被卖国”的。而他们作为职业技术官僚,为政大抵还不错,甚至还有上好的表现。为官清廉,不贪污,他们三人好像都做得不错。这算是小节,不去说它,但说大节上也不亏。“五四”后,政府抓许多学生,被打得伤势很重躺在医院里的章宗祥,照理说应该是出一口恶气,可是当他清醒过来后得知学生被捕,竟然让夫人去保学生出来。而陆宗舆呢,在和日本交涉的过程中,一把手枪不离身,并扬言说:若日本方面再行强逼,就银弹自尽。曹汝霖的表现更好。抗战以来,这三人都留在了沦陷区,但都没有出来担任伪职。曹汝霖曾是日本占领军的重点征服对象,可是他坚决拒绝。按照曹汝霖自己的说法:“我亲日,但是不卖国。”真是到了大是大非的时候,他就是不跟日本人合作。可是当年比他们三人名声好的一些政府诸如王克敏之流,却不是“被卖国”的。

    张鸣大学学的是农业机械,误打误撞地走进历史研究圈。与圈内研究者相比,不在此山中,张鸣就少了一些人为的局限,而多了一些洒脱。用他自己的话说:“无论是写学术论著也好,还是写随笔也好,其实每一个大的、小的故事都会有一些问题逼着我、追着我,我就会想怎么把它归纳出来。”在这个归纳的过程中,“直如弦”就成为一个令读者钦佩的大看点。

 

“被卖国”的卖国贼 - 北京贝贝特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