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安妮宝贝:在这个火车上,我们能做些什么?  

2010-07-27 09:40:38|  分类: 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看见了那只下蛋的鸡  

        我总想起杨葵在《过得去》中写的那个安妮宝贝。
        7月18日,单向街沙龙,李敬泽《小春秋》,知道所谓的“神秘嘉宾”安妮宝贝会出现。想起钱钟书的一段话,大意是说蛋不错,何必要见那个下蛋的鸡?笑笑,还是跑过去。
        如果不是因为“敬泽是我很好的朋友,在德国时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直心怀感激。”她也不会出来。李敬泽讲“春秋的老实人和天真汉”,看着她的“木然”,感觉像被拉来赔笑的三陪女。还好,后面的场面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她还是会害羞紧张(以致刚开始那会,一度中断,全场鼓掌,这画面挺温馨),但思维逻辑清晰,没有多余的话。
        哦,其实也就是见到了下蛋的那只鸡,有脸有胸有屁股,挺好。


 

      (一)珍惜你生活中所有的情感、时刻

        读者:其实我读的书很少,但是我今天来特别想听三位作家告诉我一些事,就是像刚才你们说的,如果有可能,有些人未必会选择当下,其实可以说是当下选择了我们,那既然是这样的话,你们想要的是什么?就是在整个生活里面,你们内心最坚定的是什么?有没有在为它一直努力做?然后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什么困难?你们是怎么样跃过的?谢谢。

       安妮宝贝:刚才这位说我们不能选择当下,是当下选择了我们,也就是我们生活这个时代是不能被选择的。我当时看《东京梦华录》的时候我有一个类似的想法,就是我为什么不能生活在以前,哪怕说以前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比如战争、疾苦,但我觉得那个时代整个的氛围还是不一样的。

       现代的时代速度很快,像一列火车一样,“时代的火车”是我在小说(按:刚写好的一部小说)里我用的一个比喻,因为我觉得这就是一个开向黑暗的火车,而且它速度非常快,所有的人都挤在上面,你根本就不知道前面是什么,但它肯定是黑暗的,这是我比较悲观的一个想法。我认为未来是这样的,包括地球、人类,我自己的观点是比较消极的。

        但我们既然已经在这个火车上了,我们又能做一些什么呢?我在小说里试图探讨这个问题,我觉得我肯定是给不出答案,因为我是一个很弱小的人,我的思想也很浅薄,我看的问题也很局限,但我是一个作家,还是希望用文字去探讨一下这样的一个现象。我们所有生活中的人在做什么,或者我们面对怎样的情况,我们怎么选择自己的生活,这个是我想表达的一个观念。

        我认为在这个火车上,有几种选择,一个就是你跟着往前走,不要想太多的问题,就是大家挤在火车上,一直往前开,你唯一可以做到的就是你珍惜你的当下,因为你的生命存在,那就是你要过好你的生活,珍惜你生活中所有的时刻,珍惜你的感情,珍惜你的记忆,珍惜你的奋斗,你的努力,你的痛苦,所有的感受你都要珍惜,你要用真实的态度去面对自己的人生,就是在这样一个途径下,你就是好好建议自己的生活。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你能不能跳车,你从这个车上跳下来,那你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是自杀。有些人觉得他挤在车上特别不舒服,然后他就想逃走,那就是跳车。

        还有一种你可以选择做一个边缘的人,你不要去参与这些大家都非常热火朝天的东西,或者大家都玩的很高兴,玩的很热闹,所有的人都很亢奋,而你可以离他远一点,当你离他远一点,可能会比自己近一点,如果你离自己的生命比较近一点,那你的真实感可能会多一点。在这里我只能简单的说一说,以后有可能的话,可以看看我的书,因为我有写过这个问题。


      (二)不要因为个人情感而排斥作品

        读者:安妮你好,我很喜欢你的书,我想问一个问题,你怎么看待艺术家和艺术的关系?比如说你喜欢一个人的书,但当真正接触这个人,你对他很失望,觉得他的真实面和在文字中给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当然,这个人,我不是指你,我就想问一下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安妮宝贝:刚才那句话其实有点多余,即使你指的是我,我也并不奇怪。你提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说艺术家和艺术之间的关系。第二个是如果你喜欢一个艺术作品,但是你对这个艺术家很失望,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去看待。我来分别回答一下。

        第一个问题,我觉得艺术家和艺术之间只能有两种关系,一种就是成为一个牺牲品,他要成为艺术的牺牲品,把自己放在艺术用来祭奠的一个台子上,也就是他要牺牲他的生命,牺牲他的生活,这个艺术家最后他的生命会不太好,这是我的感觉。第二条路就是一些比较理性的艺术家,但我认为过分理性的艺术家其实就不是艺术家,但肯定会存在第二种方式。

        第二个问题,我觉得不管你是去看书,还是去听歌,还是去看电影,你接触到的作品,他肯定是一个被浓缩、被升华过的东西,你不能指望一个作品完全和一个日常生活中的人对应起来,因为他既然是把最好的东西奉献给你,那这一定是精神中或生命中最浓缩、最精华的部分献给你了,你要因为得到这部分而感谢他,而不是因为这个人让我很失望,我对他产生了排斥感,否则我觉得这就变成乐你的损失,而不是他的损失,这是我的回答。


      (三)安妮宝贝:在日常生活中我不是一个非常无趣消极的人

        读者:谢谢主持人能把最后一个机会给我,我想问三位每一个人一个问题。首先先问一下安妮宝贝。刚才那位提问的同学说到艺术家的问题,那我就想问一下,安妮自己作为一个书写者可能是比较消极的,但是另一方面又是作为一个日常生活中的个人,那么这两种不同的角色应该有不同的生存状态。我想问的就是你作为作家的这种消极观对于你日常生活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有影响,这种消极的影响对你日常的社会关系或者人际交往有没有影响?

        安妮宝贝:文学的问题我就不讨论了,因为这有专业的人士在说,但是关于阅读,我觉得我还是可以说一、两个我的观点。我觉得文学好不好,有没有好的文学作品,这个其实是不需要读者去关心的问题,因为对于每一个普通日常的读者来说,你的选择是极其广阔的。

         我去书店,我就能找到我无数想看的书,我并没有感觉没有我想看的书,或者怎么没有好的作品出来,我觉得这个是不可能的,因为你的选择权在你手里,你可以尽情地自由地选择你想阅读的书,如果能够把敬泽这本书里头写过的这些书去读一遍,也足够花费你很长很长的时间,就完全可以打发你的时光。

        对于刚才向我提问的那个问题,就是关于性格的消极或者说对作品的消极会不会影响到性格的消极。我觉得每一个有所表达的人,其实都是内心有所消极的人,如果他不消极,那就表达不出一些东西。我觉得不消极的东西在形式上我们就可以把它做完,在形式上大家就可以互相很高兴的东西,就不需要在晚上你翻开一本书,去看一看他在写些什么,所以我觉得消极应该是每一个艺术家应该具有的特性。

        当然这里我没有认为我是一个艺术家,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写作者,至于我自己日常生活中的性格,我觉得还好,因为我比较注重当下感。我觉得生活中很多时刻我们都需要享受,包括阅读的乐趣,你种一颗花的乐趣,你跟别人的乐趣,所有的时刻都是值得珍惜的,也是在你生命中留下印象的,所以我觉得我还好,日常生活中不是一个非常无趣的、消极的人,我可以分开来。

当天沙龙图片

安妮宝贝:在这个火车上,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 北京贝贝特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2006年《城市画报》161期封面上安妮宝贝

安妮宝贝:在这个火车上,我们能做些什么呢? - 北京贝贝特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158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