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明星,竟也玩起内心?  

2010-08-04 08:48:28|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见色起义
  
  上大学那会,呆图书馆,读书自在,可以由着性子随便翻阅。但有一类书始终是不好意思在大庭广众之下翻阅的,好像一翻就有损我作为读书人的伟大情怀。因为据我的那点儿知识和经验,那类书不是写真就是心灵鸡汤,我是个有内涵的读书人呐,怎么能读这类没有含量的作品呢?哦,只有天知道,每当身边少人或没人时,我像个贼一样翻阅了多少这类书。
  一上来就卖关子,他娘的,你说的那类书到底是哪类书嘛?诸位,我准备再接着臭美卖关子。一次,我经过小规模的心里挣扎,终于堂而皇之地抱着几本书在书桌前坐下,读得像个傻逼一样乐呵乐呵。其中有一本画册便是关于邓丽君的,里面涉及她从出生到出道成名后的各种事儿,而其中读得最乐的当是关于她的爱情八卦的,现在回想,这其中大概有青春期特有的发春使然,邓丽君多少契合了我这类纯洁少男对女子的想象和追求,直到现在,我还时会听邓丽君的歌,“啊,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啊,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
  这个关子可卖得够长的,言归正传,当我拿到郑秀文的《值得》一书时,略微翻阅后,第一念头是:他娘的,这年头明星书比五毛党还多,这书还出得有模有样,明星竟然也玩起内心?哎,我的那点儿读书人的清高洁癖又犯了,是谁规定明星书就不能没有内涵,就不能玩内心?我像怀疑人生一样反思:其实,主要是预先给“明星”两字贴上了标签和符号,以致有一看到或一拿起就耍出那标志性的神情:切,竟是这类玩意儿。
  回忆关于郑秀文的印象,记忆显得“捉襟见肘”。高中时期,基本上每回家一次,都会在镇上的一家影像店买上几盘盗版的磁带,像BEYOND、王杰、张雨生、许美静、潘美辰等人的专辑,多少都有收藏。刚开始买的碟,总让人印象深刻,可能那碟不见得多好,只是因为开始,这种情感和初恋大致差不多。有一张碟让我印象深刻,里面收录的都是当时流行的歌曲,其中就有郑秀文的《眉飞色舞》。她的歌,可能不经意的也听过些,但有印象的,也仅止于此。
  在维基百科上查关于她的相关资料,我才知道早在这之前有和这本书同名的专辑,并且这张专辑还影响甚广:以1996年发行的国语专辑《值得》最为畅销,占据台湾IFPI销量榜冠军位置达6个星期,销量突破70万张,成为当年台湾的亚军唱片,《值得》在全亚洲则创下超过220万张的佳绩,其乐坛地位备受肯定。天哪,1996年?我才小屁孩一个,我不了解也算情有可原吧?呵,这也只是借口罢了,否则,到稍长思春的年龄,有印象也早该有了吧?直到写这篇文章,搜索《值得》这首歌,才知道这首歌其实挺熟悉(只是之前一直未注意到是她唱的),然后美得我反复听。
  如果你像我一样喜好八卦(用郑秀文的话说“我们都欲望窥探别人心中的花”),咱们可以发扬断章取义地发扬八卦精神,我可以试选出几则:某天日记 “爱就是有责任。我明白。怪!内心仿佛有条幼细的蚕丝缠紧您的每根指头。又一天。一二三四五六七……奇怪!想您啊!”;“如果只准我携带一件行李。我会带着您。只要您。可以吗?”(《一种爱情》),等等。这,这,亲爱的Sammi,您的“您”,不会是许志安吧?
  其它八卦,我准备厚颜无耻地长段摘录最“黄色”的(这样显得原汁原味嘛):“此后,轮到Turkey友人大举引述毛发之谜,他述说土耳其女性必须一毛俱拔,连根拔起!!!什么???此话一出,轮到我口中美味无比的sea bass直喷!!!!是夜,‘To be or not to be a HAIRY(woman),that is the questions’!!!kekekeke……这个‘黄色’议题,让我们两国之人马热烈讨论了一夜,直至侍应呈上高甜度的Turkish coffee,方为息止。”(《伊斯坦布尔的天空》)
  郑秀文是一个出色的歌手,也是一个出色的“画家”。谈起画画,郑秀认为这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却充满力量,不是每个人喜欢用语言直接袒露自己,况且,语言往往也藏着大量的假面告白和伪装。于是,“堆积的情感,最终被化为一幅幅溢满各种情愫和感受的图画,会是最挚诚和真实的内心告白。”被称为“香港四大才子”之一的陶杰为这本书作序,其中谈到郑秀文的画,这样评价道:“她的画有凡高的热情,有米罗的稚趣,有马蒂斯对生命的追求。”虽然友情推荐总要说些好听的话,但去掉“梵高”“米罗”“马蒂斯”,用“热情”“稚趣”“对生命的追求”来形容郑秀文的画,确实不为过。
  我没想到的是,郑秀文对文字的喜爱。记得最先翻阅《明日时尚》时,看到郑秀文在列,并且还开专栏。这多少让我愣了下,还以为是拿明星作点缀——要知道这年头明星会静下心写点文字何其少,难得找到一个会写的明星,自然要捧在手上,装点门面。但,《明日风尚》可是一本娇滴滴美滋滋的杂志,这样一想,那种歧视的念头又打消了。
  翻开《值得》,你可以看到满满的文字,情感细腻,也难怪关锦鹏会说“喜欢我意识流的写作”。所谓“意识流”,我理解成“跟着感觉走”。读郑秀文的文字,舒服自在得我一度恍惚:分明是一个文学才女嘛,假如没唱歌演戏,搞不好一不小心成了一名出色的作家。在书中,她毫不掩饰自己对文学的偏爱,有时“会一天到晚沉醉在文学世界”,“我会打从早上开眼的一刻开始看,仿佛把整个灵魂掉进文字的描述中。更简单的形容,我会使劲阅读到仿佛失掉了自己。”“一切始于《少年维特的烦恼》。自此,对文学有种近乎狂热的膜拜,甚至堕落性的沉沦……达旦刨读、废寝忘食、与琐事暂且隔绝,无非都是为了‘爱’文学。”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会读萨特、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样“艰巨无比”的写作者,也只有“蛀书虫”才能痴迷——不,也只有首先对自身的存在感到焦虑、不安,才会想要寻索。拍完《长恨歌》后,郑秀文身心疲惫,和电影、唱片及舞台绝缘有近3年,直到2007年复出。
  “我回看,我一直不停追求卓越,在事事卓越优秀之中找寻自身的价值。人们如何看我似乎比我如何看待我自己来得重要。”“我一向努力追求卓越,权力,功名,外物,这种欲望大过奥运鸟巢。在这追寻各式物欲的过程,我不能说我从没尝过快乐,但事实是,我从没尝过‘真正的快乐’。”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得一想二,得二又害怕失去,在惧怕中唯有想得到更多来保障自己那根本不知来自哪的安全感。”
  如此苛责的自省,令人感慨。读时,我还想到了另一个话题:有些所谓名人或者成功人士,总劝世人淡泊名利。每当看到这种言论,我恨不得拿把锄头砸他,去你妈的淡泊,所谓淡泊名利也是在你有了名利之后淡它罢了。但郑秀文不是,她是真正对自己的状态感到焦虑(用医学上的词叫“抑郁症”),当然也没劝人淡泊名利,她的自言自语给人的启示是:不管身处何时何地,内心深处始终保持一种近乎天性的纯真,我们都不过是平凡人,“不过是一个也会傻笑或流泪的人”。也因此,不会奇怪当迈克尔?杰克逊去世后,郑秀文写下“作为一个艺人,要懂得如何活在水银灯下,但更重要的是,原来是要真正懂得如何活在水银灯以‘外’。”
  书中有一篇文章《三宝》,谈的关于死亡话题,虽然写的比较短,感情基调轻松愉快,但却最令我感动。也只有真正思考过死亡,才会写下“唯独面对死亡是一条单程公路,而且,是一条没有同行者的必经之路。对于这条未能测度的公路,以前的我,恐惧非常大,对死亡的不安,唯一原因就是对于死后去处全无把握。”想及自己对死亡的不安,一次站在窗前,竟然涌出一股冲动,打开窗户……回忆起来,都感觉有点后怕,死亡是一个永远无法测度的谜。只是,我未能像郑秀文那样信仰“上帝”“天家”。
  在我看来,她走进山区灾区是“次要”的,也不会怀疑她是为了“面子”而爱。因为,当一个人真诚地信了爱,有条件,付出爱心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信爱,恰恰又是最难做到的。
  
  2010年7月18日夜。

 

《值得》 郑秀文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0年7月

明星,竟也玩起内心?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287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