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张大春、贾樟柯等期许一个华文文化共同体  

2010-09-30 00:04:20|  分类: 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大春

⊙如果仔细去思索一下整个体制,我们就知道自己的遗产应该是自己保存,你向他人申请干吗?自己的记忆应该自己拥有,怎么让你认可说我这个是世界记忆?我呼吁文化总会的人说,你们自己会里面那么关注甲骨文的人,你们看看能认出几笔甲骨字来,你再去申请让世界都来学习。这种迎合国际强权架构,而借之以获得某种利益也好,名誉也好,我觉得已经成为全世界很大的一个潮流和共同的趋势。比如说,以入名为荣,以除名为耻。可是却忽略了入名和除名对应的或许分别是诱饵和威胁,好像获得了联合国的认可就变成一个名义。

 ⊙社会内在有很多禁忌或屏蔽,不论是属于政治的,或者是非政治的,或者是可察觉的,或者是不容易察觉的。不管是台湾、香港或者大陆,社会内部的壁垒如果能够清除掉,互相之间的地位会更小或者更低。不容易看见某一些问题说不定也正是我们自己作为一个文化人内部的屏蔽。无论如何,共同体都是共同社会内部去比较,最大的禁忌是什么。那个禁忌在未来十年内你认为可能消除吗?或者说我认为可能消除吗?我猜想每个人这么一想就会真正面对禁忌。

 

贾樟柯

⊙"华文文化共同体"不是一个同质化的概念,是更多紧密互动的状态。谈到障碍,其实我们有很多共同面临过去历史的问题,我们远远没有形成很多华人世界的共同记忆,每个阵营,无论大陆还是台湾、香港,可能面对同样一个历史时刻都有争议,都有改写。比如说1949年国民党有国民党的说法,大陆有大陆的说法,香港有香港的说法。过去我们历史里面经受过的一些劫难,比如说文革或者台湾的“二二八”,这些重要的历史遭遇我们没有形成一个共同的集体记忆。更有极端的人根本不承认这些东西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所产生的壁垒就非常多,如果真正往下走的话,我们要回到历史的书里,形成真正的讲述,包括从孙中山时代开始我们选择各种各样的主义,这样一个真实历史的多重讲座,丰富史料的提供,在我们这个华人社会里面形成共同集体记忆的时候,这时候我们的障碍就会消除。

骆以军

⊙二人传出现的时候找一个侏儒,找一个高挑的漂亮人,两个人开始开黄腔。最后他突然严肃下来,他说哥们我今天有一个绝活,用鼻子喝牛奶用眼睛喷出来。你真的看到他把牛奶半杯喝出来,然后从眼睛出来。接着用眼皮把钱币夹着,下面绳子吊着几斤重的水。那时候我彻底被这个身体所展现的残酷惊吓到了,那个残酷是有一个记忆性的疯狂层面。

⊙我有一本书就叫《我们》,很多朋友提问题的时候都是说“我们”,我们好像一直在处理内部交换经验,可是西方大小国家早跑非常远,他们不会担心爱尔兰人的经验把英国人的叙事污染掉。它不是一个概念式的切割,我花更多的时间多看一些片子,跟我自己走大陆的感受一样。在这个过程里是给你的礼物,不是灭掉你。

 

小宝

⊙中文写作共同体跟全球其他写作共同体相比较,地位是非常低的,用不着跟英文比,跟法文比,跟德文比,甚至跟亚洲日文写作共同体比,我们能进入他们市场的东西和他们进入我们阅读市场的东西完全不同,甚至我们还不如韩文的写作共同体。如果这样一比较,用一个简单的比喻来讲,我们突然发觉中文写作共同体在全球的地位跟中国足球很相像,连冲出亚洲都是非常困难的。当然文化不能做这么简单的比较,为什么是这样弱势的地位?现在整个中文写作共同体里面的原创性和思想能力已经非常低下。

 

陈冠中

⊙谈论“华文文化共同体”,需要有警惕,我只说三点:一是华文文化共同体这个概念并不是以国家或国籍来分的。举一个例子来说,正如好像谁都能用英文写东西一样。其实只要是华文来写的都是华文文化世界。第二,在国共冷战殖民开始之前,在华文世界有很多区域,区域有区域的特色,在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中国福建、广东、广西跟香港、澳门,马来亚、印尼、泰国,本身就是有区域的。其实华文世界其是有很多区域,不是边界特别清楚的。现在我们终于边界越来越松了,所以现在是有可能的。第三,我们在说这个话的时候不要趋向同质性,我们更应该知道很大的差异性在里面。比如华文的文字,我们在内地也知道有官方的文字,每个地方有不同的语文体系,这些应该是被承认尊重的,并不是用某些手段改变的。大家讨论沟通可以,但并不是行政问题。

 

李长声

  ⊙从地域来讲可以把语言分三个层次,方言、国语和普遍语言,普遍语言就我们来说是华文。在这个界定中不包括蒙语和藏语,如果从文化来讲是包括的,但从地域来讲是在华文下一个层次,它是有一定范围的。

  ⊙文文化共同体也是对英语共同体的抵抗。因为华文也潜在危机,由于因特网,由于我们的精英都要用英语写论文,这两点对于华文的存在也是巨大的威胁。作为一方水土的方言是我们应该要保卫的,作为国语,作为一个共同体的语言我们也需要保卫。比如说中国的小说、中国的文学,真正能欣赏它的美的是使用华文的人,而不是诺贝尔奖评委的人,因为他们看的是翻译。我说用华文写作,商品可以全球化,但是文学不可能全球化。可能电影不大使用语言的东西可以全球化,但是文学作为语言艺术是不可能全球化的。如果一种语言全球化,那肯定是被另一种语言给灭掉了。

 

以上讲话背景为“理想国年度文化沙龙”第二场论坛“期许一个华文文化共同体”

 

张大春、贾樟柯等期许一个华文文化共同体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张大春、贾樟柯等期许一个华文文化共同体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2294)|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