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梁文道VS骆以军:文学两岸  

2010-09-30 00:28:16|  分类: 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以下为“理想国年度文化沙龙”梁文道和骆以军对谈“文学两岸”的沙龙选录。

 

骆以军:可能台湾对中文的书写比大陆更焦虑

我大概两个礼拜前去马来西亚参加活动,最后一天晚上那边有一个马来西亚青年作家,蛮喜欢我的,我们一块去喝酒,聊的很开心,他们说一些二十几岁创作者的苦闷,我说我有一天中彩来办论坛,让北京、香港、台湾、吉隆坡、马来西亚的青年作家来一个大论坛。可是后来离开的时候有一个30岁的小伙子带我回饭店的时候,他突然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那个地方非常怪异,很黑的一个街道,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从车窗看出去有四五百个妓女,看上去像放学的小学生,全部穿着非常性感的睡衣,开车过来的时候全部围上来,讲全部纯正的普通话,“先生快活一下吗?先生开心一下吗?”我旁边这个小伙子跟我讲你不用担心,他说先喝酒啦,这个女生就让开了。我跟天文、天心是外省第二代,我们会有一种悲愤或者焦虑,你越失去的东西越想抓到,可能我们会对中文的书写比大陆更焦虑。当第三代的时候,我问他们是哪一省来的,他说他们是从中国来的,他们的祖父可能是最低的劳工到南方跑生活,他们的母亲可能是讲广东话、潮州话、福建话的,慢慢生命衰败有了后代,到了第三代没有办法理解到那个祖先是什么样的生命。可是在那一刻看到北方来的女孩,他觉得再过一百年后,她们会是另外一种怪物。

 

梁文道:这种评论文学的方法在我们看来是不存在的

梁文道:我特别喜欢骆以军形容怪物,他常常讲怪物,就是因为这种身为这种怪物的感觉是我在大陆很少碰到作家会有的。刚才以军提到我的猫,我本来想写一篇关于猫死亡的东西,甚至想好该怎么写才知道我的猫死了。我平常写东西非常快的,但是昨天写空白,因为我不知道用什么样的题材去装,我只能够很片断的想到一些经验,怎么装载这些经验的问题。怎么处理经验?包括时间的经验,包括共同存在感的那种经验,那都是很奇怪的状态。

由于这样一个差异,使得我在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大陆我尊敬的文学评论家写的文学评论的时候,我会觉得有点不适应,因为我发现他们在评论作品的时候很快用到这样的字眼,比如某某某的作品达到了怎么样的精神高度。这些字眼都是我们在外面不大会用的,我们很少这样去评论作品。是不是因为我们作品很没有深度呢?也许是吧。因为他讲的这种深度,你那么有自信,那么有信心的用文字把一个经验变成故事说好之后,接下来讨论就是这个故事能够讲到多深刻。但是对我们来讲,我们连到这一步都有困难的时候,我们不会想到这种字眼,这种评论文学的方法在我们看来是不存在的。

 

梁文道VS骆以军:文学两岸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3813)|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