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舒国治VS张大春:好好过日子  

2010-09-30 01:09:23|  分类: 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以下为“理想国年度文化沙龙”舒国治和张大春对谈“好好过日子”的部分选录。

 

舒国治

 

我的简单是懒散跟所谓的“战后”造成的

我在美国的七年无所事事不知道干什么好,终于在1989年的台湾,到所谓80年代末富裕的最高峰期,也就是说股票让很多人改变了原来的生活情态跟享乐的风格,那时候因为政治的活动也有一点点动荡,也有一点点活泼,所以媒体报社人有一些聚会,在这种情况下90年代的冬天我回到台北,往后的两三年我们偶尔也会在报社相关的朋友群中见面。我并不去太多纯粹的饭局,有一些正式的某人宴请谁,旁边要有陪客,我偶尔去,也不一定能够代表大家话题上的增色。虽然这种事情也是成熟的社会很美的一个状态。我的简单是我的懒散跟所谓的“战后”造成的,民国有一段时间主张大家三菜一汤,白衬衫黄卡西裤,所有东西不多增加。我们在四五十年代的氛围中看到所有的房子没有颜色,当然也没有高楼,没有人有花花乐乐的享受。初中三年和高中三年是我奠定最没出息的六年,这六年最怕看到会法语的老师,最怕遇到考试,这种逃避的习惯蔓延成长大以后的形式和风格,也可能从这里吸取到很多莫名其妙的滋养。

 

那时用“去他妈的”,今天用“不为所动”

假如各位也曾经经历过从少年到社会工作,要跟都市里的交通抗争,怎么样杀出一条血路等等,当然所谓的好好过日子要解决一点这些现实的小问题。更重要的是自己要在心灵上找到一个最能够茁壮的、先天要扎的根基,这个根基就是不为所动,外面怎么样你不一定跟着动。前几月在单向街我用的词是你实在太痛苦了,这个事情也找上你,那个负担也找上你,公公、婆婆又骂你肚子不争气也不生个孙子,学校里又让你那样。那时候我用的那四个字是“去他妈的”,今天不能再用这个字,所以说“不为所动”。

刚才有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在纽约的时候大家都在他家打地铺,他80年代中后期写了一个故事,后来拍了一个片子,这个朋友家里常常一排人打地铺,因为到纽约住不起旅馆。每天早上闹钟响他要去报社工作,差不多5点钟。他不醒,其他人想谁去把闹钟按下去。所以李安有一个名言,你的闹钟不是闹自己是闹别人。就是说不为所动,你不能所有事情都动,社会要你得第一名,社会要你小说写的非常好,但是明年可能写的不够好。钱赚的多,你选的路不堵车,你选的小区房子涨价都好。但是都没做到,或者只做到很少的部分也好。不能全部都搭配,全部搭配没人做得到,全部做得到也疯了,他可能抑郁症的根基已经扎下很深了。所以好好过日子有很多心灵上的窍门。

 

有很多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人拥有几年,还能不能做到最想做的事情。大春老师很喜欢书法,很喜欢古诗。在年轻的时候他写小说,他也很喜欢打打拳,他也很喜欢聊篮球。稍微年纪有点变化,他可能收持一点。写毛笔字,写写对联,做做对子,做诗。每个人有几年时间,有的时候不能做最想做的。好好过日子也要容忍自己,好像有几年是瘫痪的,那没问题,我有很多年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他们说你在美国七年吃些什么。我说这个问题真好,我不知道我吃了什么。我不会大量的吃薯条,我没有这个印象。有时候一个夏天在外面开车,很多时候睡在车上。他们说你每天都睡的可以吗?我想我没问过这个问题。有失眠吗?有躺下来看到几颗稀疏的星星或者月亮吗?我没有想过。你过于糊涂,你不会在每个小段落中去把它的巨细找出来。人有几天、有几年、有一段时间完全不知道自己弄什么,也不意味你将来不会是什么。有几年你做研究所的学生,什么学位都没拿到,每年不知道怎么混,也没事。这几个诀窍大家也可以稍稍总结一下。

 

    张大春

 

    保有平静是针对内向的自己,与公共参与的勇敢论证无关系

   想要个人过一个简单平静生活,而又不得不从事某些付出牺牲代价的社会参与,这几乎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矛盾,我很羡慕你还在这个矛盾之中。在台湾我们也会碰到各个年龄层的人,不管他是大腕还是名嘴,或者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或者是一个小市民,都会有碰到这种状况的时候。而且绝大部分台湾人能够感受到的整体冷漠感受不见得比压抑性比较强的时候更低。我们常常也说我骂了有什么用,叫了有什么用。如果你能够牺牲个人的安静或者平静的生活,而且还能够发挥小市民可以有的勇气和努力,甚至也具备这样的能力,哪怕只有小小的影响力,你也一样会感受到愤懑,也会感受到痛苦以及无比的挫折。

所以看起来参与公共议题或者运用个人种种力量,哪怕只是写作的力量,去冲撞社会不公不义的现实,都和放弃自己平静的生活没有关系。争取自己的平静生活跟参与社会现实的讨论,或者在公共论坛上发表对于体制的一切否定或者抗议是两回事。所谓的争取或者保有平静的生活,举一个例子,清朝有一个老兄龚定庵,他是一个狂人,十七八岁极其出名,大概不到二十岁参与乡试,考到非常高的名次,他的朋友都说明年一定联结,所谓联结是在春天的考试可以晋级。联结之后成为进士,如果进士的考试能够考到第一名那就是慧眼,再经过殿试,再第一名就是状元。朋友说你明年一定是联结,而且状元非你莫数。龚定庵说那看看大清朝国运如何。他到中年的时候写过一首诗,也是非常震撼的诗,充分显示一个人如何面对他的处境和面对他的世界。

你要维护一个平静的生活,争的心要压到最低甚至没有。争自己的名、争自己的利,所有跟自己可以获得的一切,哪怕我爱读书,我其他都不争,我就是喜欢买书。你要拥有自己很多的书,并且做一个书生的人,也可能是争或者是贪婪。所以维持保有平静深入是针对内向的自己,而跟社会参与或者公共事物的勇敢论证没有关系。

 

舒国治VS张大春:好好过日子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136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