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许舜英VS欧阳应霁:没有设计的生活  

2010-09-30 17:11:42|  分类: 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欧阳英霁:简单来说,我是觉得这个题目很有趣,因为它有很多可以理解的层面。没有设计的生活是因为我们生活当中已经有太多被设计的状况,有太多的选择。但是在太多的选择里面又好像进入一个困境,我们根本不晓得该怎么安排、怎么去挑,如果我们没有主动的话,只能用最简单的消费方法,就是付钱买一些东西回家。但是究竟往下该怎么走,我们都是在一种很模糊的状态里。

另外一个理解,也可以说没有设计的生活是未来繁华过尽累了倦了要重新开始的时候,没有设计的生活好像是某种理想的蒙蒙胧胧的状态。一方面可以说现在没有设计生活,因为所有生活都被设计了。另外一个就是对未来不晓得什么时候会有这个情况出现,因为这是心理上的一种向往,让我们从零开始,甚至维持在零的状态不用再开始,在一种没有设计的环境底下问我们自己可不可以生活。这两点都蛮有趣的。这个题目也是蛮虚的一个说法,我昨天晚上跟SJ聊的时候说不如做一个自白,把我们过去日子中,把消费社会里的一些很平常、很日常的经历里来说明这个问题。

    许舜英:昨天晚上我跟他聊天的时候,有一个事情让我觉得很有趣。在聊天的过程中他说他过去20年每年都会去米兰家具展,但是20年没有买过一件设计师家具。我对这个事情很感兴趣,也许从我们两个人的自我告白,可以看出我们平常在衣食住行领域里自己跟设计的关系是什么,或者说我们的消费观又是什么。从这样的一个谈论可以带出很多我们在生活上跟设计的关系,或者我们对设计有什么样的反思,或者说它反映出当代社会什么样的特质,我们接下来就用一种告白的方式,可能大家也会有一种偷窥的快感吧。

    欧阳英霁:过去20年每年去米兰看家具展,因为设计界最大、最集中的各方的设计者朋友集会。我这样去了,每年看到很多东西、整理很多东西、拿回很多资料,也通过文章等方法传达、发布了很多展览里所看到的、感受到的东西,坐过很多椅子,摸过很多厨房的空间,走进去过,走出来过。但是我后来想一下,我20年前搬进我在香港的房子,买了一套意大利的沙发,两人座的,很好的牌子,到现在还是很扎实。买了几张美国设计师设计的四张单椅,搬进去做了简单的装潢以后,我在20年里没有再买过任何一个所谓设计师的家具,甚至连没有名字的家具也没有买过。

    许舜英:连个杯子也没有买过?

    欧阳英霁:杯子那些都是断断续续的一直买,从买的很凶到买的可以拿捏,到突然又很凶。设计师其实都很在意椅子,椅子变成很多设计师的终极追求,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是收集椅子的,他们会租仓库放他们每年买回来的三到五张,甚至是十几张椅子,这样下来他们完全可以开一个椅子博物馆,我们身边真的有这些朋友。但是相对来讲,好像没有最能够彰显我设计的品味,我反而没有做这个事情,现在回想起来有点奇怪,但是我可以做一个简单的解释,我没有替自己买,但是我有这样的方法,我过去也接一些室内设计的案子,我替客户买,这个有点像是平衡了消费购买欲望,因为我在那上面已经解决了我的需要,通过这个买卖来平衡,好像我还是活在一个消费社会,但是是比较巧妙的转化,不用我自己买单。

许舜英:我讲一下我自己的心路历程,我曾经也有过一段时间,对这些设计师的东西也有很大的胃口,比如说我在台北的家也有一些设计师的家具,我也曾经有一段时间很喜欢去逛家具店。我在三年前搬到上海,当我在装修上海的家的时候,有一些微妙的改变。当然这个改变不能说是很突然的改变,我想背后也许有很多我的心路历程。比如我们讲时尚产业,我过去一直对时尚产业,包括很大的奢侈品品牌的全球化的布局,是非常不认同的,也是非常不以为然的。上海是这些奢侈品品牌的兵家必争之地。过去日本和欧洲对这些奢侈品、对这些名牌已经开始有一些反思了,不管是因为经济原因还是哲学原因,不管它。

可是这些东西在中国还方兴未艾,这些名牌的东西还是大家追逐的对象。这些东西很快会反映在住的地方。当我在上海开始装修我的房子的时候,首先我有几个心态,第一心态,我对有一个东西非常反弹,可能是我对整个社会生活美学的现象有一些反弹,我觉得在中港台都有这样的现象,事实上开发商或者地产商对我们居住的思考是非常不敏感的,他们只是一种所谓的地产开发,事实上他们也不是真的对我们所居住的空间有什么很细腻的考虑。于是大家买了一套房子之后,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把所有东西都打掉,把所有东西都拆掉,然后开始进行重新装修。也就是在这个重新装修的过程,大家会开始意识到或者开始思考我到底要有什么样的居住空间。我过去一直对于这样的现象感到非常的不以为然,你想想看这是多么的不环保?不管是台湾、大陆还是香港,真正贴近生活的设计师是非常少的。我所讲的是这些建筑或者室内设计。

    我曾经看过日本一个综艺节目,这个综艺节目很简单,你有任何居住上的疑难杂症可以请这些设计师去帮你,等于替你的房子做一个诊断,然后重新帮你改造,改造成一个真正贴近你生活,令你感动的地方,令你解决很多原来居住上的困扰问题。我在上海并没有在空间上做很大的改变,我对很戏剧化的空间设计已经没有太大的兴趣,除非我今天去的是一个夜店或是一个很特别的地方,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以我自己居住的空间来讲反而应该是让我可以安静下来的地方。

对家具以及我所有的生活用品,我的兴趣也经历了很大的改变,我突然发现意大利家具、这些设计师的家具,对我来讲很像一个个很帅的俊男,但是非常乏味。这些意大利家具,用料最讲究,设计最厉害,怎么线条、怎么想法都是非常好的高档家具,但我现在非常喜欢跳蚤市场的风格。一个有文化底蕴的社会,一个有生活美学底蕴的社会,可以从过去生活的轨迹里面找到非常多有智慧的老的东西、老的设计。但是在华人社会好像变成博物馆或者拍卖会里的东西,我们没办法在日常生活中看到。当我们讲到属于过去生活里面累积下来的具有很好设计智慧的老的东西,脑袋里面浮现的反而都是需要去巴黎、伦敦跳蚤市场才可以找到的。

    根据我现在的生活美学或者说我现在的生活品味,我非常喜欢一些老的东西,我非常喜欢具有时间痕迹的东西,我现在只对这种东西感兴趣,大过于有一种设计师帮你量身定造或者完全是一种设计师品味的生活空间。这样你自己只是这个空间里面的一个物件,以生活空间来讲我并不想成为空间里面的物件。我也不能说我不买东西,但是为过去这些所谓设计师的东西我交过很多学费,经过这些过程你才会慢慢理解如何跟设计的商品对话,或者这些设计的东西如何被你享用,而不只是透过所谓设计师的商品,表达你是一个赶得上潮流的人或者把它变成你的一种身份象征。你都需要经过一些历练慢慢才会明白怎么样看待一个设计过的商品。

欧阳英霁:刚才SJ说过我们不要变成整个空间里面的其中一个物件的状态,我在上海也荣幸的住进了最流行、最好的饭店,但是老实说除了有一个还不错以外,那些最高层的、最高端的,景观最好的给我都是同一个感受,我住进去哪怕只是一两个晚上,你进去只是整个空间里的一个家具,你永远走不出它的那种霸气。

许舜英:我也不能全面否定所谓的设计师,只是说我心里可以分的很清楚,有很多东西就是一些消费主义需要的手段,比如说一个晚上多少钱的那些高档酒店或者设计师酒店。这些是一回事,但是我自己比较欣赏的是真的会从生活面再去重新思考设计跟我们的关系的那种设计师,这是完全不同的事情。当然也许这个社会大家为了刺激消费,再加上媒体对设计师有点过度吹捧,你会觉得好像全世界的生活美学被少数几个设计师所垄断,你到处看到这些设计师的名字。对这种东西我也经过了一些阶段,我也可以看得到,可以洞悉很多东西其实就是消费的一种现象,或者是一种品牌炒作的现象,甚至是一些城市为了打造品牌,因为所有这些都跟旅游有关,跟餐饮工业有关,所有这些都是一种工业,所以当然也有各式各样的媒体包装。对我来说,我反而比较关注的是,有很多设计师想回到更根本的生活的需要,重新思考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产品。消费者常常并不一定是有那种知识的消费者或者说是有选择的消费者,设计在某种程度上也有它的专业性。

  

许舜英VS欧阳应霁:没有设计的生活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16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