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只是孩子(节选)  

2012-11-14 09:53:48|  分类: 书·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里很热,我却仍穿着雨衣。上街找工作的时候它给了我信心,我唯一的履历就是曾在一家工厂做过,受过一点不完整教育, 还有一套浆洗得整整齐齐的女招待制服。我在时代广场上一家叫“乔”的意大利小餐厅找到了一份工作。刚上班不到三小时,我就把一盘帕尔玛干酪小牛肉倒在了客人的粗花呢套装上,然后我不干了。我明白自己反正是做不了什么女招待了,我把我的制服(只脏了一点点)和配套的厚底鞋留在了公共浴室。这身白制服和白鞋,当初母亲把它们给我,在上面寄托了愿我健康快乐的期许,现在它们躺在白色的水槽里,成了枯萎的百合。

我穿过东村圣马克广场上浓重的迷幻氛围,对已经开始的革命尚未做好准备。空气中有一种朦胧不安的偏执狂味道,一股传言的暗流,以及期盼未来革命的只言片语。我只是坐在那,试图搞明白这一切,空气中大麻味很重,可能这就是导致我记忆恍惚的原因。我从一张我尚未觉察到的文化意识的密网中匍匐而过。

我一直生活在书籍世界里,里面绝大多数是十九世纪的作品。尽管我做好了去睡长椅、地铁和墓地的准备,直至找到工作,却没准备好经受饥饿的啃噬。我瘦归瘦,胃口和新陈代谢却很强。浪漫主义不能熄灭我对食物的需求,就是波德莱尔也是要吃饭的,在他的字里行间,不乏对肉和黑啤的渴望呐喊。

我需要一份工作。布伦塔诺书店的市郊分店雇我当了出纳,我总算安了心。按说,相比在收银台结算民族风格的首饰和手工艺品,我更喜欢去诗歌分部,不过我喜欢看那些来自遥远国度的廉价首饰:柏柏尔手镯,阿富汗贝壳项圈,还有一尊缀满珠宝的佛像。我最喜欢的是那条朴素的波斯项链,银、黑两色的粗线绑起了两片珐琅釉金属片,就像一块异国风情的古老肩胛骨。它卖十八美元,那时候似乎价格不菲呢。没什么事的时候,我就会把它从盒子里取出来,临摹它紫罗兰色表面上蚀刻的书法艺术,想象着它的来历。

刚到书店工作没多久,我在布鲁克林遇到过的那个男孩就来到了店里。他穿白衬衫、打领带的样子就像换了个人,像一个天主教学校的学生。他解释说,他就在布伦塔诺的市中心店上班,来这儿要用一张积分卡。他端详着所有那些珠子、小雕像和绿松石戒指,良久。

“我要这个,”最后他说。指的是那条波斯项链。

“哦,我也最喜欢这个了,”我应道,“我觉得它像块肩胛骨。”

“你是天主教徒?”他问我。

“不是,我只是喜欢天主教的东西。”

“我原来当过辅祭,”他朝我露齿一笑,“可喜欢摇乳香香炉了。”

虽然就要和它告别,不过是他选走了我最喜欢的那一件,我还是很开心。把它包好递给他时,我冲动地说了一句:“别把它送给别的姑娘,要送就送我。”

说完我就后悔了,不过他只是微笑着说:“放心吧。”

他走了,我看着曾经摆放过那条项链的黑丝绒,已是空空如也。第二天一早,一件更精致的首饰占据了这个位置,却缺少了波斯项链的那种简朴的神秘。

第一周干下来,我还是食不果腹、无处可去。我开始睡在店里。别人下班的时候我藏进浴室,等守夜人锁了门,我就和衣而眠。第二天一早,还会显得我上班到得很早的样子。我想在自动售货机里买点花生酱饼干,却一个子也没有,我翻遍了别的员工的口袋,也没找到一毛零钱。本来饥饿就令我无精打采,发薪那天没拿到给我的信封更是让我震惊。当时我还不明白第一周是没有工资可拿的,我流着泪跑回了衣帽间。

当我再回到柜台时,我注意到一个男人正潜伏在附近,观察着我。他留着络腮胡子,穿着细条纹衬衫和一件手肘处有山羊皮补丁的夹克。主管为我介绍,他是一位科幻作家,想请我出去吃饭。尽管我已经二十岁了,母亲那“不要和陌生人出去”的警告仍言犹在耳。可对吃饭的渴望动摇了我,我答应了。我希望这个人,这个作家,不是什么坏人,尽管他看上去更像是一个扮演作家的演员。

我们进了帝国大厦脚下的一家餐厅。我来纽约以后还没在好地方吃过东西呢。我努力点一些不太贵的菜,还要了份五块九毛五的剑鱼,那是菜单上最便宜的东西。我看着服务生在我的盘子里摆上了一大团土豆泥和厚厚一片熟过头的剑鱼。我饿得像狼一样,却难以享受这顿饭。我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事,不知道他干吗想和我一起吃饭。他似乎在我身上花了不少钱,我不得不担心他想要我如何回报。

吃完了饭,我们一路走到市中心,来到汤普金斯广场公园东侧,坐在长椅上。当他提议到他的公寓小坐喝一杯的时候,我不停地在想该说什么才能脱身。果然是这么回事,我心想,母亲警告过我的那个关键时刻到了。我绝望地环顾四周,无法回答,这时,我看到有个青年正向这边走来。我如同看到一扇通往希望的小门正向我打开,从里面走出来的,就是那个选走了我最钟爱的波斯项链的布鲁克林男孩,对一个未成年的祈祷者来说,这就是回答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那微微罗圈的步态和蓬乱的卷发。他穿着工装裤和羊皮马甲,脖子上戴着几串珠链,俨然一个嬉皮牧童。我跑上前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好,还记得我吗?”

“当然,”他微笑着。

“帮帮我,”我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你假装是我男朋友行吗?”

“行啊,”他说。我的突然出现好像一点也没惊到他。

我把他拉到那位科幻作家面前。“这是我男朋友,”我气喘吁吁地说道,“他一直在找我,他真是疯了,他要我现在就回家去。”那个男人疑惑地看着我们。

“快跑,”我大喊一声。那男孩抓起我的手,我们撒腿就跑,一直跑到了公园的另一头。

我们上气不接下气地瘫倒在别人家的门廊里。“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我说。他以一种困惑的表情接受了这个消息。

“还没告诉过你呢,我叫帕蒂。”

“我叫鲍勃。”

“鲍勃,”我重复着,第一次真正地端详他,“不知怎么的,我老觉得你不像叫鲍勃的,我叫你罗伯特可以吗?”

只是孩子(节选)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只是孩子(节选)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只是孩子(节选)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只是孩子(节选)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评论这张
 
阅读(7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