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梁文道:好的写作不能直面现实  

2013-02-25 11:04:27|  分类: 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城市快报》 苏莉鹏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作为著名的“知道分子”,对现实的关注会让你觉得自己在写作时落笔很“重”吗?

   梁文道:我举一个例子。希腊神话中的女妖美杜莎,她看你一眼,你就会变成石头。英雄帕修斯割断了她的头,他不是直接对抗她,他是拿一块盾牌,从盾牌的折 射中看到,然后一剑把她砍断。帕修斯为什么不怕变成石头呢?因为他是通过盾牌,不是直接盯着她的目光,如果是直接盯着她会变成石头,而隔着一层盾牌他就不怕了。这个美杜莎的眼神就是现实,“重”到你直接盯着她,你就会被石化,你会被拖着走,你会陷进去。

  文学或者一切的写作,包括对现实的关注应该是轻盈的,怎么样的轻盈呢?就像隔着盾牌一样,永不直视现实,而是侧着脸看现实。今天我们常常歌颂直面现实,我的想法恰恰相反,好的写作不能直面现实,要歪着脸面对现实。

  快报:侧着脸看,会不会因为角度不同而看不到真相,或者是一种避重就轻?

  梁文道:对重的偏好是我们中国文化里很基本的东西,像古代的青铜器。青铜器是国家重要的做祭祀用的物品。在中国很奇怪——古代世界各地皇权的象征是希望做大的东西,比如大的皇宫——而中国不是,中国要做的东西并不一定要大,但是要重,比如青铜器,这叫“国之重器”。

   举行典礼的时候一些臣子拿着铜杯,其实没有那么重,但是臣子拿着的时候要装出不胜其重,做出“大王,要拿不起来了”的感觉。我们常常说,“这个东西好, 它很重,很有分量,很厚重”。一个作品很厚重、很有分量当然很好,但是,我想讲的是,这个“重”并不是指所说的题材是否重。我理解的“重”应该是这样的, 假如你直接面对世界,你会被它拖着,只有像帕修斯那样隔一重以后,你就飞起来了,你就轻盈了,你就像小鸟在天空一样。

  快报:因为你从前总是写一些和时事、社会、世道人心有关的东西,所以大家习惯把你当做“公知”,但你的新书厚厚的三本写的是和吃有关的内容,你这是要转型吗?

   梁文道:这就是我让自己保持轻盈的方法。我后来自己写的东西,无论是写时事评论、写音乐、写电影,写类似散文的小说,都没有太大的分别。有的时候写重的 东西,有的时候写轻的东西,在我看来题材本身没有轻重的分别,有的只是我们处理的方法。假如说写饮食很轻松,那是因为你对它的态度是直接的,我不敢说我每 次写作都有这样的效果,但是我总是在想:为什么现在的人那么喜欢看人说吃说喝?为什么喜欢看这样的文章?

  快报: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现在写吃喝的人和书都太多了。

  梁文道:中国是餐馆业最早发达的国家,最早有餐馆,欧洲的餐饮业是法国大革命后才成熟的。但是很奇怪,宋朝的杭州有那么多的餐馆,但是没有出过一本餐饮指南。而法国大革命之后十多年,巴黎就出了一本餐饮指南。

   于是,我就想:这是怎么回事?当你这么想的时候,你似乎在写饮食,但是你写着写着跑掉了。同样在处理沉重的社会问题、政治问题时,我也是总在想办法不是 直接地掉进去,而是我能不能把我要讲的现实问题变成一个故事,变成一种叙事,在叙事中去思考它、处理它,因为我们在现实中是看不到可能性的,我们把现实拿 到实验室中,试想它的各种可能性。写吃喝是看现实的一种方式。

  快报:你是很愿意表达自己意见的,在网络发达后,你认为现在的人们对自由表达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梁文道:曾经有一阵子方舟子先生批评我,说我太迷信了,有时候也批评我一些其他的事。前一阵子我在电视节目里介绍了一本他的科普书,还介绍了两集。后来 有人说,你这么讲是不是为了向方舟子道歉,你要屈服于他?我觉得好奇怪啊,我介绍他的书就是因为我觉得他的书好,因为那个礼拜我在讲中国科普书,而讲中国 科普作家怎么能够不去谈方舟子?而事实上他写科普文章的时候真的是写得好。然后大家就说,“这是你肯定了方舟子的人格了,你不只是肯定他,你还认错了,你 还屈服了”,这种思路是今天最流行的一种思路,这种思路就跟我们常常标榜的“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是相反的。

  快报:你的《开卷八分钟》做了那么久,现在的年轻人总被批评不读经典,你怎么看?

  梁文道:我的一个朋友说:“出版界健康的状态应该像金字塔,所谓你认为最有知识含量、最厚重的经典本来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看。”

  什么叫经典?我喜欢读经典,但是并不是到了鼓吹不读经典就不能当人的地步。因为这个时代什么叫经典已经成为疑问。假设我们这个社会共同读过某些经典,那是因为这个社会某些一致的信仰、一致的语言、一致的谈话方式是跟这些经典有关的。

  但是在我们今天的这个时代,我们很难再认为有如此一套相对被大多数人接受的稳固的看事物、看人生、看世界的共同框架。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经典的地位或者名单该有谁?要去掉谁?也都引起很大的争论。

  快报:你每年要在节目里介绍很多书,又会评论很多书,那你一年到底会读多少书?

  梁文道:我常常觉得读书读得少才会注意到读了什么书,读的书量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不会计较去年读了哪些书。但是如果讲兴趣,我常年在读的是《希腊哲学》,还有一些佛教书。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