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理想国

 
 
 

日志

 
 

陈舜臣十八史略:大风起兮(西汉—东汉)  

2013-07-18 10:24:15|  分类: 书·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纷乱四起

始皇帝将天下分为三十六郡。郡是最大的行政单位,长官为“守”。郡之下为县,其长官称为“令”。项梁和项羽是以郡为单位起而造反,而以县为单位较小的造反情形也四处可见。

在江苏省北部徐州市的西北,现在也叫沛县的地方。在秦代,沛县是属于泗水郡的。

沛县县令正为如何应付陈胜举兵而日夜苦思。搞不好自己会被崛起的人民杀掉。类似的事情已频频发生。但县令本身竖立叛旗,起而造反,也有遭到朝廷讨伐而被杀的可能。

苦思结果,他决心起而造反,因而叫来书记萧何和监狱官曹参等部下商量。

“造反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人以秦朝官员身份,再怎么登高一呼,沛县子弟也不见得会响应跟随的。不如在外面召集由沛县逃亡出去的人,然后以这批人的力量对县城内的子弟施压吧!”萧何说。

“由沛县逃亡出去的,有哪些人呢?”

“刘邦就是其中之一。据说他有一百多名手下。”曹参回答。

刘邦是率领从事骊山陵工事的民夫头目,他们由沛县出发。但民夫们在途中陆续逃跑,结果无法前往目的地,若回沛县则得接受处罚,因而不得不逃亡。后来,他自然而然地成了逃亡者的首领。

“对,的确有刘邦这么一个人……可是,怎样才能和他取得联络呢?”

县令蹙着眉头,深深叹了一口气。他向来就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方法不是没有。有一个叫樊哙的人和刘邦经常有所联络。大人可以派这个人为使者。”萧何回答。

樊哙是个“以屠狗为事”的人。当时的人都嗜吃狗肉,卖肉的人一般以“屠狗”称呼。萧何知道肉贩子樊哙与逃亡中的刘邦暗中互通有无,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未加检举。

“好,就叫樊哙去找刘邦吧!”

县令难得一见地当场发布命令。不过这并不是决断力使然,而是狗急跳墙心态的自然反应。这不是出于自我意识的行动。果然,在派樊哙以使者身份出发的第二天,县令又开始担忧了。

召刘邦这么个粗人回来,这个决定对吗?他以后会不会爬到我头上来呢?

虽然渐趋衰微,秦王朝依然有全国性的武力组织。陈胜、吴广只是暂时性的奇袭成功,一旦开始正式战争,胜利归谁,还不能预料。倘若秦占优势,造反的人不是都会被斩首吗?

反复思量后,听到刘邦一行人即将回县的消息,县令突然改变日前的命令了。

“关闭城门,禁止刘邦党徒进入县城。倘若有人内应,格杀勿论!”

最为惊讶的是书记萧何和监狱官曹参。受县令之托策划造反事宜,现在县令却又不想造反,这两个人还能不大大错愕吗?

“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搞不好连我们都会被杀掉。”

“于今之计,我们只有逃跑。”

曹参和萧何于是趁着黑夜,翻越城墙逃出县城,准备投靠刘邦。除此以外,他们是没有其他去处的。

刘邦的部下尚不满百,这批人不是逃兵就是逃工,素质之差,任何人看了都要摇头。连为首的刘邦都不是像样的人物。他唯一的长处是为人豪爽和善于用人。

一身褴褛、形同盗贼的刘邦,来到紧闭着的城门前。

“喂!你们叫我回来,却让我吃闭门羹。这是什么意思?”说这句话时,他还吐了一口痰。

翻越城墙的萧何和曹参这时来到刘邦面前。

“实在对不起,没想到事情演变到这个地步。这都是心猿意马的县令惹出来的,搞得我们也自身难保,还望仁兄见谅。”

萧何和曹参轮流把事情的经过说给刘邦听。

“好,知道啦,我并没有责怪你们。可恶的是县令,这家伙……”刘邦环抱双臂,有所思量。

不会把事情老放在心里,也是这个人的长处之一。这是刘邦首次举兵,而一开始他就遭遇巨大考验,后来更尝到战败滋味以及其他诸多苦境。老把事情放在心里的人,是不可能取得天下的。彻底的“乐观主义”,可以说是刘邦统一天下的最大原动力。

刘邦放下双臂说:“萧何兄,你会写字吧?”

“那当然。不会写字怎能担任县书记呢?”

“好,那你就替我写一封信吧!”

“要写给什么人呢?”

“写给沛县父老。就是所谓的檄文嘛!”

“写倒没有问题,可是,这封信如何发出去呢?”

“这封信不是写在木简上,而要写在绢布上。写好后缚在箭上,射进城内,不就得了吗?而且信不是只写一份,要多写几份,这样比较有把握。”刘邦说。

“这个主意很好。”

萧何对刘邦的脑筋相当佩服。檄文很快就完成

天下受秦害已久。沛县父老倘若与县令共同死守县城,在诸侯联合军攻打之下,定将遭到屠城命运。沛县县民唯一之求生途径乃诛杀县令,并且由子弟中推举相当之人以呼应诸侯,如此始得确保身家性命。不然,只有悉数被屠杀一途!

这些帛书以弓射进城内。效果远较预期的好。

沛县百姓原就对县令三心二意的作风甚为不满。在这样的时代,人民冀求的是指导力强、值得依赖的领导人物。

就人民的立场而言,本身内心动摇不定的领导者,不但不能仰赖,更会造成恐惧感。

面临生死关头,而赖以求生的领导者却不能依靠——在这样的情形之下,人民还能不恐惧吗?

“把那家伙干掉算了!”

战国时代的杀伐风气,这时犹未消除。人民对重税、兵役、劳役等压力的怨嗟,当然会以直接的统治者——县令——为泄恨对象。

沛县住民蜂拥包围县衙门,杀害了县令。

厚厚的城门被推开了。沛县父老迎接刘邦进入城内,并且要把县令印绶交给他。对此,刘邦却固辞不受。

“你们看看我的样子,这副德性像个县令吗?”  

刘邦翻起破烂的衣袖让大家看。这衣袖不仅破旧不堪,更是沾满污垢。

“这个样子确实不像个县令……”

人们有此感觉,但一时之间却也找不到第二个人来担任这个职务。刘邦最后还是被推举为县令,称为“沛公”,以“公”称呼县令乃楚国的习惯,这个名称也因此而来。

连县令都不配担任的这个人,后来竟成为天下之主——这一点,谁会料想得到呢?

陈舜臣十八史略:大风起兮(西汉—东汉) - 北贝 - 为了人与书的相遇 
《陈舜臣十八史略:大风起兮(西汉 - 东汉)》,陈舜臣著,廖为智译
广西师大出版社·理想国,2013年7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